您的位置 首页 明星资料

Laura Pergolizzi个人资料

  当你的衣柜让他们永远猜不透时,你的脑袋才会是在衣服上的东西,谢谢那些摇滚女杰教我们的事,包括前阵子闪死人的LP。

Laura Pergolizzi个人资料

  她是一个发型像Bob Dylan的女歌手,创作与造型又几分像华丽摇滚先驱Marc Bolan的奔放,即兴的吉他断句,明亮的刷弦,清朗的口哨声,几句像反问你话的俏皮Vocal,寂寞藏在幽默里面,准备冷不防一把把你掳获,这是LP,原名Laura Pergolizzi。

  你没想到一个纽约客,会以唱山歌的嘹亮走唱而红,她唱着城市四处呼啸又碰壁的风,LP这位歌手以歌声的自得,却确实展现了我们在自己的牢笼里,包括这身体与衣服给我们的定义,满街的医美整型,让我们丑不得,又美得平庸。

  她的用词遣字带我们回到70年代,我是什么?男或女?成功或失败?抱歉,观众,你永远猜不对,我记得她最走红的自创单曲〈Into The Wild〉,歌词是这样写着:“还好总有人留扇门给我们,我们正搭上疯狂的列车,踏上将自己面目模糊的路…,快跑啊,我们一起跑到荒野里。”像不像一个拥有〈麦田捕手〉情怀的人所写的,你离开盲从,宁可像个倖存者一样哭喊,明知清醒是辛苦的,但你也不能回到像“沉默的羔羊”里假装睡得安稳,这也是LP,你细听之后的她。

  她另首歌是翻唱经典〈Halo〉,唱着自己筑起的城墙已被冲倒,对爱无招架余力,情感排山倒海而来,像感谢又像求救,那原本的孤单是多巨大,你于是对她的歌声惊艳起来,不在于技巧,而是她的孤单是甜的,像习惯孤单的孩子,识出爱的毒药味,仍说声感谢,她的〈Halo〉版本跟碧昂丝不同,碧昂丝是精准的,公主的情感没有掉渣,但平民LP爱了就跌进尘土里,连在尘埃里都能生出朵花,看穿我们内心里那团烂泥,爱不成又不成灰的揪心。

  她可不动声色地 毁天灭地!

  其实好歌手很多,但经典的是要对自己狠一点的,你要从自己秘密来勾出别人另一个祕密,像开锁一样,从以前的Patti Smith到艾拉妮丝,她们的歌声情感是非常中性的,带着几分冷才能唱出回忆里的煤灰,相对的,短裙女歌手通常会沦落成啦啦队长的命运,蕾哈娜或毕昂丝恐不会成为下世代的传奇,不是歌手的问题,而是视觉暗示已大于一切。

  但有趣的是当女孩穿上男装,甚或一袭视若战袍的女装〈如Tori Amos、安妮蓝妮克斯、阿密特〉,人们通常才会正视你唱的不是吴侬软语,这是从60年代民谣之母琼拜亚的裤装就开始的,女装影响阅听,甚至主宰着叙事角度,而这个当头,LP或许是个新开始,她的歌声像个小野兽撕裂着灵魂,又若无其事地以男生的表情从容走开,于是留下一地的狼藉,却足够引起你心中的沙尘暴,不动声色地毁天灭地。

  图/马欣提供

  她一首〈Good With You/Cling To Me〉清楚地点明“不要用我穿什么就来定义我”,MV里又是草根摇滚装扮,又是华丽摇滚巨星,也点明在他人眼中的成规曾是躲不去暗夜。这令我想到另个人的故事,很反差的是玛丽莲梦露,一个曾跟她长期共事的摄影师说到玛丽莲:“她不知道怎么办,她想要穿想穿的衣服,但一切都来不及了,于是只能消极抗议,以不断地迟到跟吃药来抗议,不是赤裸与否的问题,她想要拿回衣着的自主权,但终其一生却不可得。”

  我同时想起Tori Amos这伟大的歌手,穿着晚礼服两腿大开弹钢琴,赤脚唱着〈Silent All These Years〉,大家学会沉默了,Garbage乐团的雪莉曼森,一出道就以生化人的造型,超越了可评断的性别美丑,她唱着人们的愚笨,人们学会倾听。

  还记得关淑怡、王菲的平头?新崛起歌手Ingrid Michaelson,大卫鲍伊与玛丹娜造型双修。她们并不是Lady Gaga的行动艺术,而是当年Coco Chanel一刀剪了男装自己穿的霸气,规定要拿来破格,当你的衣柜他们永远困惑时,你的脑袋才会是在衣服上的东西,谢谢那些摇滚女杰教我们的事,包括LP。

关于作者: somiss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