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 > 情感 > 恋爱 > 杨澜访谈录:对话席慕蓉 以诗之名的爱情

杨澜访谈录:对话席慕蓉 以诗之名的爱情

杨澜与席慕蓉合影

推荐阅读:席慕容经典爱情语录大全

  导演:曲林

  “如何让你遇见我,在我最美丽的时刻。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,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。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,长在你必经的路旁。”——节选自《一棵开花的树》席慕蓉

  人说“少女情怀都是诗”,一个驰骋诗坛数十载的诗人现在告诉你,熟女情怀也是诗。她就是在80年代红遍两岸,台湾著名女诗人、散文家、画家,有着“诗坛琼瑶”之称的席慕蓉。近日,年过六十的带着她最新的诗集《以诗之名》,走进了《杨澜访谈录》的演播室。

  “我最反对用年份来计算生命,人又不是罐头,灵魂不会妥协”

  在80年代,诗集《七里香》的出版,诗篇《一棵开花的树》的流传,在大陆和台湾的文学界掀起了一阵“席慕蓉旋风”。她的作品登上当时的畅销书排行榜,她的名字成为报刊、电台的热门话题,她的文字被人们摘抄、传阅着。但这个有着如此影响力的诗人,揭开文字面纱的她又会是什么模样呢?

  有人说当我们读席慕蓉的诗时,我们见不到她的人;而当我们已经很少读诗的时候,她却来到了我们面前。对席慕蓉来说,这几十年来读者们对于诗的态度和热情的变化,她一直看得很淡然。在她看来,诗并不存在需要不需要直说,因为诗一直都在那里,只是到了某一个年龄人们可能把它忘记了,但是当某个时刻一旦读到了诗,心中的感觉就会被唤醒,而作为作者的她,只是一个诗的唤醒者。

  说起诗歌,流传最广的莫过于那些关于爱情的文字片段。席慕蓉也经常被问到爱情这个话题。她却淡然而幽默的说“当我们说少女情怀总是诗,我承认,但是当我们成了‘熟女’”的时候,生命还是继续的。”所以,熟女的情怀也会一篇优美的诗歌。而且席慕蓉非常反对大家把生命以年份来计算,因为我们的生命并不是罐头,灵魂更不是罐头,不应该用年份打上某种标签。不管我们在社会生活中如何勉强妥协,但是我们内心的灵魂是不会妥协的。

  “爱情和时间一样,它来的时候你手足无措,走的时候你却追悔莫及”

  作为读者,人们常常从席慕蓉那些有关爱情的诗句、文字中,找寻着关于爱情的箴言,人们借用席慕蓉的诗歌也来抒发着自己找寻爱情的那份感怀。几十年的文字生涯,席慕蓉拥有着跨越几代的读者。对于此,席慕蓉有一种冷静的解读,如果自己的文字被大家喜欢,其实就是因为自己所描述的感情“不是惊天动地的,是每天都在发生的。”尤其是爱情,并不应该被套入很多文学作品中那种“惊天动地,死去活来”的模式。

  关于爱情,席慕蓉有着一种独特的理解——“时间跟爱情是一模一样的,就是它来的时候你手足无措,你把握不住。它走的时候你就只能在后面后悔。”因为在席慕蓉看来,爱情和时间一样,来的时候它从不和你商量,面对爱情当你犹豫不决的时候,它就像时间一样从指尖溜走了。

  “山顶洞人的乡愁很麻烦”

  在新浪微博上,席慕蓉官方认证的微博拥有着150多万的粉丝。当主持人杨澜向席慕蓉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,席慕蓉愣了一愣,居然说“我是个山顶洞人,我从来不上网的”,但是随后席慕蓉还是微笑着说“让我回家去偷偷得意一下好了。”

  其实,席慕蓉除了年轻时那些有关青春,有关爱情的诗篇之外,她感动无数读者的还有那些关于乡愁,关于漂泊,关于原乡的散文和诗集。因为她祖籍内蒙古,是个草原的孩子。可是一直到四十多岁,席慕蓉才有机会真正回到故乡草原的怀抱。

  但是,这份感动无数人的乡愁,一开始却被女儿说很麻烦。在儿子、女儿小时候,一次席慕蓉带着他们在书店买书,当打开一本童书读到韦应物的“胡马胡马,远放燕支山下”这样的诗句时,席慕蓉的眼泪便忍不住落下了。席慕蓉的女儿和儿子当时十分吃惊,觉得母亲的这种情感太难以理解了。但后来,随着慢慢长大,听到蒙古的歌声,细细读过母亲关于乡愁的文字之后,女儿和儿子终于理解了席慕蓉内心一直在追寻的那个“原乡”。

  推荐阅读:席慕容经典爱情语录大全